叶痕:APH/法语音乐剧

Computer Programmer 程序员(楔子)

讲真第一次写文。

大半年前的脑洞,一直没动笔。如基友所说,我们是思想上的巨人。


冷战组AU 非国拟

互攻 R18 角色死亡

不知道会不会是BE但反正不是HE

甚是会不会有E都不知道


楔子

我吻了吻爱人的脸颊,又蹭了蹭他在月光下熠熠生辉的金发——即使是睡着了、褪去了他白天令人生厌的聒噪,黑夜也不曾夺走他身上无形的光芒。

我在他身边躺下。宁静的夜里,他手表在枕边滴答滴答的响声格外刺耳——很慢的响声,就像是每每你将要睡着,突然的一声却打破了即将开始的美梦。

他有两块表,一块是美国式的运动手表,电子的,在我们约会看电影时总是冷不丁地“滴——滴——”响起来——简直跟他的主人一样毁气氛;另一块是那种滴答滴答声音的来源——一块很旧的石英表,像是几十年前的产物。大概那个时候的产物已经不灵光了,因为现在那块表以正常速度的1/6慢悠悠地走着,也就是说,三个日夜才能看见那根短小的时针走一圈。我曾劝阿尔弗把它送到茨温利的表铺去修理一下,或者干脆让它停了,收藏起来做装饰品。美国人却像个老人似的一本正经地对我说,修理了就要换新东西,不是原来的味儿了;如果收起来,表就“死”了——要知道他可是从来不恋旧的!我只好当作那块表是哪个重要的人曾送给他的——重要到能打破美国人习惯的人——当然他对那个人闭口不谈。

这不是吃醋。事实是一只手臂上戴两块表,真的很蠢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
有人看的话会继续

评论(2)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