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痕:APH/法语音乐剧

[APH/西北风]晒太阳

这俩人真是太可爱了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万尼亚很喜欢晒太阳。

让冬日下午最温暖的阳光透过大玻璃窗直直透射进来,用宽阔、光裸的肩膀和后背迎接他。这是万尼亚在冬天最享受的事情,就像英国人享受下午茶、我享受红酒一样。

阳光晒不到我们的床,只能温暖那张书桌和床前的一小片空地。万尼亚也格外珍惜它。晴天的下午,他会拉开遮光帘和我选的那幅白蕾丝纱帘,将毛衣、衬衣全部脱掉;有时阳光实在太明媚,明媚得让人无法拒绝,他就连那条软绵绵的、米白的围巾一起摘下,眯着眼睛趴在书桌上打盹。窗外凛冽的寒风将落叶和孤零零的树枝吹得沙沙作响,也从未打扰过万尼亚的午休——毕竟它吹不走阳光,也成全了我出神地盯着他的背的乐趣。

他的颈背着实是好看的。午后的阳光略有些刺眼,但从他的背上反射过来,就化作那种不可名状的、像奶油又像羊脂玉的光彩了。大多数情况下,他的背是洁白无瑕的,在阳光下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上面或挺立或匍匐着的汗毛。他背上的汗毛跟发色一样浅淡,疏而细,柔软地折射着阳光,为他的肌肤笼上一层淡光;后颈的密而短些,有种早春新生的小草的活泼,娇小得可爱。偶尔他的颈背上也会出现几个并不突兀的痕迹,那是属于我的、暗红的吻痕。

于是我伸出手去,用手掌齐着他背上的汗毛抚过去,激起一溜的鸡皮疙瘩。他颤栗一下,将臂弯里的头埋得更深,懒洋洋到没脾气地嘟哝一句:别闹。

等那吝啬而短暂的阳光过去,我便给他再披上厚重的毛衣,好让着暖融融的热量多待一会儿。有时我会把脸贴在他的背上几秒,尽量不让胡茬扎到他。刚晒过太阳的皮肤滑滑软软的,微烫的温度、有阳光的味道。

万尼亚总说想去阳光明媚的温暖的地方,可哥哥每天都身处他口中的温暖地方。


评论
热度(15)